小说最新资讯
您的位置:翰轩阁 > 小说资讯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小说阅读,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最新章节

时间:2024-05-26 10:16:29分类:其它

翰轩阁提供了《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干净清爽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2章》在线阅读。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小说简介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这本书应该算是最近比较令人惊喜的一本其它小说了。题材挺有趣的,算是其它里面比较新颖的题材了,来看看给大家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吧: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精彩章节阅读

  4、

  晚上,我爸妈去家里小仓房睡,我被安排在沙发上,我大声质问他们凭什么,这里是我家。

  “什么你家,这房本上写的是我和你爸的名字,你不回来一切都好好的,不想住你明天就走。”

  我冷眼看着她,觉得好笑,这房子我奶奶出了多半的钱,她的条件就是,这套房子就算我出嫁了,也得给我留一间房。

  当初我爸承诺得好好的,现在倒是变卦了。

  他和我妈挤在仓房的小床上,舅舅舅妈睡在主卧。

  我住在沙发上,将近凌晨,舅妈不睡觉还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的亮光打在我眼睛上,让我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正准备去商场买个帘子,却被我妈叫住,她眼睛一转不知道在想什么,“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你太久没回来了,家里好多地方都变了。”

  妈妈从来没有主动陪我逛过街,坐在她电动车后面,我心跳得很快,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可到了地方她却让我再一次傻眼。

  她并没有带着我去买帘子,而是直接带着我走进一家李宁店,在里面挑选起来。

  “这个浩博穿着肯定好看,这个也是,”边说还不忘拉上我,“你是去过大城市的,你看看这个怎么样,这两天浩博就说同学穿着球鞋打球可帅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好久不回来,正好给弟弟买件礼物。”

  可这礼物不止一件,她挑了好几套鞋和衣服,放在吧台,让我买单。

  “你肯定有钱,你在外面上大学赚了不少钱吧,以前我们没和你要,现在让你给你弟弟买点衣服你还不愿意,那可是你弟弟,赶紧买单,一会儿我还得上班呢。”

  我看着店员和其他顾客充满八卦的目光,没办法,我只能拿出手机付了款。

  出了店门,我妈拿上大包小包的衣服骑上电动车就要走,我叫住她问:“你不是来陪我买帘子的嘛?”

  “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我还有事呢,这衣服浩博穿上肯定好看,行了,卖帘子的就在那边,你自己去吧,然后赶紧回家,别在外面鬼混。”

  她说完嫌弃地白了我一眼,骑上电动车就走了。

  我呆呆地站在门口,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刚刚走远的我妈,又骑着电动车回来,她上下打量一下我,随后撇着嘴说:“一会儿自己买套新衣服,最好买条裙子,你上大学这么久,也不知道自己打扮打扮。”

  5、

  刚刚掉入悬崖的心,被她这句话又拉了回来,我低着头,没点头,也没摇头,视线渐渐模糊。

  视线里那个熟悉的电动车轱辘慢慢滚动,我仍然记得小时候第一个洋娃娃是我妈买给我的。

  我尽管表面上对刚才那句话不怎么在意,可还是听话地去买了条新裙子。

  我平时更喜欢穿长衣长裤,打扮的更像个男孩子。

  我以为我妈那句话就是随口的关心,可我没想到回家后,她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下午去那里等着她。

  就在我以为她终于觉醒了,现实又给了我狠狠一巴掌。

  到约定的地点,我才发现,她让我等的人根本不是她,而是一个中年秃顶油腻男!

  我这才反应过来,所谓醒悟、所谓母爱都是我自作多情,原来她根本就是让我打扮漂亮些来相亲,而他们仅仅是为了八万块钱彩礼就想把我卖掉!

  我看着坐在对面,时不时就想摸我两下的男人,气得浑身发抖。

  泼了他一杯水,我起身就跑,刚到家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笑声。

  “哈哈哈哈,这下好了,浩博的借读费有了,还能给浩博买个他最想要的那个高配置电脑。”

  我听见这话,带着一身怒气打开门,客厅里我爸妈和舅舅一家三口五个人都在,我直接摊牌说,“爸,你们这么喜欢给别人养孩子?你们到底被灌了什么什么迷魂药?自己的女儿上大学连一分钱都不舍得出,现在还想把我卖了给别人做嫁衣,有你们这么做父母的吗?还有,妈,你受我姥姥影响,养着你自己弟弟,可你让他们住在我奶奶出钱买的房子里算怎么回事?”

  “啪”,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不会说话就别说,是我让你你舅舅家住进来的,有什么事冲我来,你奶奶出的钱怎么了,这房子写的是我名,再说你奶奶不是给你留了一笔钱么,你不想住就滚出去!”

  我咬着嘴唇,呆呆地看着我爸,我没想到,他能做得这么绝情,我控制着眼泪,大步走进屋里,开始收拾行李。

  我就知道,我不该回来的,我怎么那么傻,竟然还对这样的父母抱有希望。

  我风风火火,用了两分钟就收拾好了,可我却发现,奶奶留给我的项链不见了,是一个小葫芦样式的玉坠。

  平时我都放在项链盒子里,生怕弄丢了,都不敢戴在脖子上。

  发现它不见后,我又把行李箱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还是没找到。

  “呀,这是干嘛呢,不会是想赖着不走了吧!”

  我斜了一眼舅妈,“我项链呢?谁拿走了?是不是你?”

  “谁要你破烂玩应?”

  此刻我猩红着眼睛,不管不顾上去扯她的衣服,那是奶奶留给我最后一件东西。

  我哪是她的对手,最后我被推倒在地。

  我看着在我面前站着的人,攥紧了拳头。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走了,这房子有一半是我奶奶的,要走也是他们走,凭什么让我走!

  6、

  “行,项链不给我也可以,那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来调查。”

  我作势拿起手机,看着舅妈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你打呗,要是没找到你可别哭!”舅妈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脸等着看笑话的表情。

  “林语你闹够没有,你看看你回来惹了多少事出来,就一个破项链,你烦不烦。”

  我爸一脸不耐烦。

  就一个破项链吗,那是我奶奶留下的最后一件东西,竟然被他说的一文不值。

  我早该对他失望的,不过看舅妈的表情,项链应该确实不在她这。

  “爸,那可是奶奶留下的最后一件东西,我不过是想找回来,算了,既然你们都没看见,那就算了吧,可能是我落在学校了,”我把姿态放低,一脸委屈地看着我爸,“我也刚回家这么两天,还想多陪陪你和妈妈呢,而且我给浩博买的礼物还没到呢,再让我多待两天吧。”

  说到给表弟买了礼物,果然看见俩人脸色都不一样了。

  “呵,你能买什么像样的东西,可别是什么地摊货,我们浩博可娇贵着呢。”舅妈还是一脸鄙夷。

  “就那个拯救者的电脑嘛,你看看我这订单还在这,再有两天就送到了。”为了让他们相信,我刚刚特意给他下单了一个。

  舅妈见状给我爸打了个眼色。

  “你这丫头,自己上学都没钱呢,给你弟弟乱花什么钱啊,我就说咱们家最有出息的就是小语吧,”舅妈说着拽我起来,“快起来,地上多凉啊。”

  我看着他们态度转变的这么快,觉得有些好笑。

  晚上,他们都没再问我相亲的事,甚至破天荒的关心我。

  “小语尝尝这个,这是舅妈今天特意下厨给你炒的。”

  “小语这个好吃,妈知道你爱吃这个。”

  “咱们小语就是有出息啊,去了大学就是不一样,多吃点。”连舅舅都恭维道。

  这年头,果然谁有钱谁是大爷。

  “小语,这回你有钱了,有本事了,这套房子就别要了,你奶奶留给你的钱,这么多年爸都没要过一次,今天爸做主,这套房子就给你弟弟吧。”

  听着他的话,我只觉得好笑,对于我奶奶来说,舅舅一家就是外人,她买的房子为什么要给外人。

  我没说话,他只当我默认了,“咱们小语真大方,真有做姐姐的样子。”

  “是啊,舅舅在这儿谢谢你了。”

  7、

  一顿饭吃的荒诞又好笑,吃过饭,我躺在客厅帘子后面玩手机。

  突然有点口渴,撩开帘子下地时正好看见舅妈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明显是她和我爸的聊天页面。

  见我出来,舅妈迅速把手机扣了过去,我只看见他们发的类似于庆祝的表情。

  我没理会她,倒是她一脸谄媚地冲着我笑。我装着什么也没看见,去喝了水又回来睡下。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他们更是在家里小心翼翼地走路,说话声音都低了不少。

  表弟也乖乖喊我“姐”,看着这一大家子的变化,我忍不住想笑。

  笑什么呢,笑自己悲哀,需要这种手段才能得到爸妈的关心,需要为表弟花钱才能得到这么一点点尊重。

  白天我去墓地祭拜奶奶,两年没回家,也有两年没有去看她老人家了。

  奶奶去世的时候,家里流行土葬,奶奶葬在后山,和爷爷的坟并排。

  然而我到的时候,后山位置只有爷爷的坟,奶奶的坟不翼而飞了。

  我预感到这事情不那么简单,正好碰见一个上山干农活的老爷爷,问过他我才知道我爸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

  老爷爷说,去年我们家就把奶奶的坟迁到离家最远的山头,说是奶奶在这儿压了家里的风水。

  而我爸迁坟去的山,是这里最荒凉的秃山,听说那里的风水是最差的。

  听完,我只感觉后背发凉,我以为我爸再怎么对我,也不至于对奶奶做出这么不孝顺的事来。

  可我没想到他已经这么丧心病狂。

  我立刻给我爸打去电话,一连打去好几次他才接听,电话那头传来麻将声。

  “干嘛,有屁快放,老子这局打的正顺手呢!”

  我深呼吸了好几次,告诉自己还不是他们闹翻的时候。

  “你把我奶奶的坟迁走了?”

  “咋了,算命的说都是她压着家里的风水,才让浩博学习不好的,还让我手气那么背,果然啊迁完坟老子运气都好了,你还别说,要不是迁了坟,你大学读的肯定都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的。”

  我懒得听他胡说八道,挂断电话,开始往奶奶新坟那边赶。

  结果看见的是,奶奶坟前连个墓碑都没有,要不是那个老爷爷好心带我过来,我连她坟头都找不到。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太一事无成了。

  我看着奶奶的坟,这些日子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

  絮絮叨叨和奶奶说了很多,到了中午才离开。

  8、

  到家的时候,却发现一家人都不在,只有表弟房间门紧闭着。

  我刚想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就听见表弟房间里有女孩子的尖叫声传出来。

  我以为男孩子血气方刚,看点电影正常,然而那声音越来越大,根本不像电影声音。

  我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上前敲了敲门。

  “浩博你在里面吗?”

  听见我说话,里面的声音才小了下来。

  “在家,怎么了表姐?”

  “你在干嘛?我怎么听见有女孩的声音?她没事吧?”

  “我和她闹着玩呢,当然没事了,表姐你赶紧忙自己的去,不用管我们。”

  后面那女孩也说了句话,我这才放下心。

  坐在沙发上,现在他们都不在家,正好可以找找项链。

  我轻手轻脚地走进主卧,找了一圈也没发现我的项链,刚想再去我爸妈房间找一下,结果表弟搂着那女孩走了出来。

  那女孩面色红润,看见我,害羞的撩着头发直往表弟怀里躲。

  而我却看见她脖子上挂着的那抹银色,我快步走到他们面前。

  “表姐你干嘛?”表弟有点心虚地把那女孩往后藏了下。

  我没回他话,推开他,一把把那女孩脖子上的项链拽了下来。

  “这是谁给你的?”我看着那女孩,声音发冷。

  那女孩被我的气势吓了一跳,手指颤颤巍巍地指向我表弟。

  “对,这是我送给她的,怎么了,你还给她!”表弟想在女孩面前充面子,想过来把我手里的项链拿走。

  我直接把他伸过来的手掰下去。

  “你是在哪拿的?这是我的东西你知道吗,你这行为是什么,你这是盗窃,现在我就带你去警局。”

  那女孩明显看出来眼前形势不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陈浩博你没钱充什么胖子,真丢人。”

  说完她一跺脚就跑了,表弟看着叫了她好几声,女孩没听见一般下楼去了。

  “你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才追到静静的!不就是一个破项链吗,我弄死你。”

  表弟挥拳就要跟我动手。

  呵,很好,我在学校这两年的跆拳道课可不是白学的。

  等到我把他踩在脚下,他阵阵哀嚎的时候,门开了,一家人都站在门外。

  “你干什么你,赶紧起来,哎呦,妈妈的宝贝儿子,林语你干什么!我要弄死你,敢打我儿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舅妈像个泼妇一样冲上来就要拽我头发,没一会我爸也加入战斗,舅舅和我妈最后也冲上来。

  “我告诉你林语,今天你表弟有什么意外,我饶不了你!”

  妈妈边说边撸袖子。

  我虽然学了跆拳道,但双拳难敌四手,挡不住她们人多,终究挨了几下子。

  当天晚上我就被赶出了家门,我妈把我行李箱扔出来大骂:“赶紧走,以后也别回来了,看见你就烦。”

  晚上我买了车票就回学校了。

  9、

  学校还没开学,我开始打假期工,边工作边咨询律师,像我这种情况,那房子还有机会要回来吗。

  律师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说除非有证据证明那房子是我奶奶出的钱,让我仔细想想当时签没签过什么协议。

  我那时候太小了,没什么记忆,但以我奶奶的谨慎程度,她怕我爸妈反悔,当时应该有一些措施的。

  就是不知道在哪里。

  正当我发愁如何能搜到证据时,我爸给我打来了电话。

  “小语啊,你开学了吗,在你走了以后,爸爸妈妈心里特别难受,爸爸妈妈觉得这些年太亏欠你了,没有好好照顾你,还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爸爸妈妈真的很对不起你,你要是学业不忙就回家一趟吧,你舅妈他们都走了,正好前两天收拾东西,翻到你奶奶给你留下来的东西。”

  我皱眉,听着电话里爸爸忏悔的声音,心里有些触动,尤其是听见他说有我奶奶遗物的时候,本想拒绝的话,被压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乖女儿,今天就回来吧,爸爸给你买票。”

  说完,他挂断电话,在微信上给我转了二百块钱。

  尽管我知道他并不是真心的,尽管回家的车票远远不止二百块钱,但我还是回去了。

  到家时,家门是开着的,若不是看见里面狼藉一片,我都要以为是故意给我留的门呢。

  我走进屋,家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有点奇怪,明明已经将近晚上十二点,明明说了等我回来,结果我回来却不见人。

  我走进去,把门关上,正好现在人都不在,我开始找起房屋买卖合同,和奶奶留下的协议书。

  这种东西,放的应该很隐秘,我找遍了整个家,最后终于在仓房的床垫子下面发现了一页纸。

  果然,有协议,上面详细写明了,奶奶将所有遗产赠予我爸妈的条件,我爸也签了字盖了章。

  就在我拿着那页纸暗自窃喜时,门被噼里啪啦踹得直响。

  我趴在猫眼上看着外面的人,各个长得膀大腰圆,凶神恶煞。

  “林国发,我知道你在家,赶紧还钱,再不还钱我就把你家砸了。”

  看得我心惊肉跳,最后邻居报了警,听见警车声他们才走。

  最后警察敲门,我才把门打开,问了邻居才知道。

  刚才来的那一波人是放高利贷的,这几天半夜总要来这一出,吵得他们都无法入睡。我爸妈早就跑了,每天到早上才回来,不敢多待,拿了衣物就走。

  那门还真是给我留的,他们准备用我还债。

  结果一连忍受好几天的邻居终于忍受不住报了警。

  做完笔录已经快到凌晨,我刚准备休息,门口又传来声音。

  10、

  “怎么这么安静,看来孙哥他们已经把林语那小丫头片子带走了。”门口传来我爸的声音。

  紧接着钥匙开锁,两个脚步声进屋来。

  “太好了,以后终于不用心惊肉跳的了,这个家里所有东西都是咱儿子的了,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总算熬出头了,明天你就去和陈莉莉离婚,咱们结婚。”舅妈语气难掩的喜悦。

  “那你也得赶紧和陈胜利离婚,咱们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就怕到时候儿子不认我这个爸爸怎么办。”

  “这么多年儿子早就把你当成半个爸爸了,这你不用担心。”

  声音一瞬间停止,随后我就听见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

  “还是你会疼人!”

  躲在帘子后面的我,像是见了鬼一样,心里一直解不开的疑问,在这一瞬间好像全都明白了。

  为什么奶奶说爸爸还是很疼我的,却在我三岁以后从来没去看过我。

  为什么明明舅舅是妈妈弟弟,可每次去姥姥家,都是爸爸先张罗着买礼物。

  为什么明明我才是爸爸的女儿,可她更喜欢表弟,把所有疼爱都给了和他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孩子。

  原来是这样。

  妈妈帮衬着舅舅一家我理解,她从小就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早就被姥姥洗脑了。

  但小时候,她还是会给我买洋娃娃。

  可现在,估计是我上大学这两年她又被爸爸和舅妈洗脑,帮他们养儿子。

  我想起来上次妈妈说要我能干嘛,不如养我表弟,以后还能给她养老送终。

  所有的问题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第二天早上,屋里两人还在睡觉,我假装刚刚回家,刚关上门,那两人一个激灵赶紧分开。

  我假装很惊讶,“爸,我妈呢?”

  “你妈,你妈出去上班了。”我看着局促的两人,嘴角带着笑意。

  “你才回来?”

  “对啊,飞机晚点了,早上才起飞。”

  我看着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

  “奶奶留下的东西呢?”

  我爸摩挲一下鼻子,搓着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知道他说不出来,我也没为难他。

  “他们呢?”

  话音刚落,妈妈和舅舅才带着表弟回来,表弟一脸不耐烦。

  “这样的日子还要多久啊,烦死了。”

  妈妈在后面安慰着他,“就快了快了。”

  我突然开始有点同情她,自己老公和别人生的孩子,她却当块宝一样。

  看见我在家,他们一众人快速交换个眼神。

  我没在意,当天我收集了我爸和表弟的头发,出门去了医院。

  11、

  顺便请我留在当地的同学帮我查了下表弟最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今天明明是周二,他却不上学。

  查出来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却又觉得很合理。

  原来表弟因为在学校打架,还和校外人多有来往,所以现在休学在家。

  和他同时休学的还有一个女孩叫张静,家里是农村的。

  同学最后还嘱咐我小心点,因为那女孩怀孕了,是我表弟的,现在人家家里要十五万彩礼钱才肯罢休。

  我估计就是上次表弟带回家的那女孩。

  舅舅舅妈拿不出来,又想要那个孩子,有可能要走一些极端手段。

  那女孩有个哥哥,还没结婚,而农村又流行什么换亲,别最后把我搭进去了。

  我听后倒是觉得她分析得很有道理。

  难怪他们在发现我没被放高利贷的带走后,还能那么淡定,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

  晚上,我妈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饭桌上,他们一直劝我喝酒。

  我也没拒绝,一直将计就计。

  可我装醉假装睡着后,听见他们背着我在厕所讨论,如何把我送去换亲稳妥一点时,还是难受了一下。

  不过也就一下子。

  我早该看清楚这一家子人了。

  果然在他们出来后见我没反应,开始把我抬起来。

  我也顺了他们的意,一点没反抗。

  把我抬上车后,一路颠簸,感觉离市区越来越远,不知道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下来了。

  村里有人出来接应。

  我被抬进一个小屋中,没过一会儿有个男人进来了。

  我听见解皮带的声音,心里有点紧张。

  “真是个小美人儿,你放心哥哥会轻轻的!”

  他说着趴在我身上,他嘴里的味道让我一阵犯恶心。”

  趁他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时候,我屈起膝盖使劲踢到他命根子上。

  他大叫一声,我顺势用被子把他捂住。

  “全子,怎么了?”

  “哈哈哈我看是咱儿子太兴奋了,没事没事,别打扰到他们小两口。”

  我呸,什么小两口。

  我看了眼时间,想着差不多是时候了。

  被子里的男人挣扎得厉害,就在我马上控制不住他时,我终于听见了那个安心的声音。

  12、

  我下午和同学聊完就感觉不太对劲,直接报了警。

  因为他们一直没行动,警察也不好抓捕,现在正是出警的好时机。

  警察到了直接控制住张家一家人,而我爸妈他们也没能逃脱,警察在她们回程的路上也一并将她们抓获。

  他们不知道21世纪换亲是违法的,现在人证就是我,我直接指认他们,并举报我爸和我舅赌博。

  在家里找到一堆他们玩地下六合彩的证据。

  这下子他们蹲大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我妈和我舅妈也是换亲的主谋,还知情不报,每人三年牢狱生活。

  我爸和我舅情节严重,蹲7年。

  而我表弟,打架斗殴情节严重,又让静静未婚先孕,表弟已经年满十八周岁,被判了三年。

  我从警局出来时,感觉压在头上的无形巨石终于消失了。

  我回家收拾收拾房子,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这么多年我爸妈没有起到监护人的责任,也没有完成奶奶协议上的条件。

  所以我相信法院的判决。

  我回学校那天,去监狱看了我妈,拿着那份亲子鉴定。

  她看见后悔不当初,抱头痛哭,一个劲的骂我爸和我舅妈,说她们不是人。

  可这又能怎样呢。

  我早就已经无法原谅他们了,他们也不配得到我的原谅。

  法院判决下来那天,我就把房子挂到中介卖了。

  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那个压抑我将近二十年的地方。

  拿到房子钱的时候,我立刻和舍友一起开了一家拍照馆。

  一直没有和奶奶合照是我的遗憾,我的照相馆,只想留下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

  直到三年后,我高中同学结婚时邀请我参加婚礼,我才再次回到那个地方。

  举办婚礼的餐厅外面,经常有些乞丐在那里讨要吃喝,我坐着接亲的车到饭店外面时,看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女人,有点眼熟,她在向婚车讨钱。

  这种日子大家图个吉利都会给的。

  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我舅妈,原来丰腴的身材如今已经瘦成皮包骨了。

  听同行的人说,她精神有点不好,听说是因为她儿子,刚出狱就被人打残了,从那之后她就疯疯癫癫了。

  如果我没记错,我妈也是这个时候出狱的,我左右看看,并没有发现她。

  不见也好,亲人是因为缘分相聚,不过有些是善缘,有些是孽缘。相见是为了还债,债还完了,缘分就尽了。父母欠我的,我欠她们的,都随风,消散了。

  离开故乡的车上,我遥望着老家的山头,此行漫长,后会无期。

阅读全文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

举报偏心家属我不忍了

暑假两年没回家的我踏回家的列车。本打算给许久不见的爸妈一个惊喜然而打我就愣住了。

其它

小说详情